《一秒钟》票房不佳是删减的原罪吗?

上映5天、累计票房超过9000万,这对于一部国产文艺片来说,无疑是值得肯定的不错成绩;但《一秒钟》更是张艺谋时隔2年执导的新作品,这样的市场表现对于影片而言,显然是有些可惜的。这其实与市场和大众对《一秒钟》的期待值产生了一定的落差。

从这一落差产生的原因来看,除了《一秒钟》的删改过审带来了一定的影响之外,影片本身与观众之间的隔阂成了最关键的影响因素。由于影片讲述的故事年代距离当下观众较远、故事内容的代入感不足,再加上辅助理解的内容线索都隐藏在背景里,这都给观众的观影带来了不小的观感落差。

其次,从《一秒钟》的营销来看,虽然营销内容多而广,但与影片想要表达的父女情这一核心情感相关的营销动作并不多,失去重点的营销没能为影片吸引到更多的观众,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影片的市场表现。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一部《一秒钟》带来的遗憾,并不能掩盖住张艺谋本身的价值所在。张艺谋在《悬崖之上》等作品中重归类型片尝试,市场和大众还应该对他接下来的几部作品保持较高的期待值。

实际上,内容是评判一部影片成功与否的首要标准。从《一秒钟》的内容本身来看,影片让如今的大众群体产生了不小的观影落差,是影片市场表现比较遗憾的主要原因。

首先,《一秒钟》给到观众的第一印象是,影片有着类似公路片相对简单的故事“外壳”,并没有多少外放的戏剧冲突,在观影过程中无法带给观众更多的刺激:一个劳改父亲急于通过电影来见女儿一面,在这个过程中他遇到了一个执着于偷胶片做灯罩的离家少女,以及一个有着职业优越感的电影放映员,三人因一卷胶片在电影放映的当晚发生了一系列冲突。

而在《一秒钟》这部影片中,张艺谋放弃了之前《影》等几部作品的大体量、大制作和大场面,只采用了极简主义的拍摄手法来讲述上述简单的内容,无论是礼堂挤得满满当当无处下脚,还是修复受损胶片全员总动员,都凸显了那个时代人们对于看电影的热情与真诚。这同样使得影片的市场吸引力相对没有那么足。

这样一个简单的故事脉络,加上简单的创作方式,使得《一秒钟》像是一部还原了那个时代人们如何看电影的回忆录,带给当下主流观众的代入感并不强。正如张艺谋自己所说的:“《一秒钟》也许没有什么商业性,离90后、00后这些年轻人比较远。”

其次,除了《一秒钟》的删改过审模糊了电影中的一些背景信息,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观众的观感以及对影片的理解之外,影片本身就是背景重于故事的,更深层的一面隐藏在这些人物故事的背后,不是直观给到观众的,是被削弱的。

这使得观众需要在整个观影过程中去寻找更多的线索,比如劳改父亲为什么执着于通过看电影见女儿一面等伏笔,从而感悟影片内容和情感上的更多含义。否则,观众草草地看完之后,观感就是张艺谋拍了一部简简单单的黑色幽默公路片,很难与这样的内容产生大众共鸣。

由此可见,仅仅是《一秒钟》本身内容的重重“壁垒”,就率先给观众的观影带来了不小的隔阂感。

在如今的国内电影市场上,营销宣发动作虽然不是影响一部电影市场表现好坏的绝对因素,但其对票房、口碑的助力作用已经得到了市场强有力的证明。可惜的是,《一秒钟》从营销中获得的市场推动力并不多。

从之前《一秒钟》的营销来看不难发现,无论是张艺谋写给电影的亲笔情书、张译为戏暴瘦20多斤,还是张译一秒落泪、拍戏连吃十几碗面等,这些营销内容其实都聚焦于导演张艺谋的创作情怀、张译的好演技等影片更加外在的内容上。

同时,这些营销内容的覆盖面铺得又多又广,某种程度上也证明了《一秒钟》的营销动作并没有抓到真正的重点,能够吸引到的观众也就相对有限。

其次,虽然《一秒钟》所涉及到的时代社会背景、政治文化因素等并不适合进行大篇幅的营销动作,但影片想要表达的那个历史时期父女情的感人之处却是最容易接近大众、触动大众的营销重点,这在整个营销过程中却没能占到更多的比重。

具体来看,虽然有着父亲反复看《新闻简报》中女儿那一秒钟影像说“一秒钟太短,不够”等类似的物料,但这种与影片这一内核情感直接相关的营销内容并没有更多地出现,也没有进行大面积的宣传覆盖。这导致更多的观众无法了解《一秒钟》所要呈现出来的核心内容和价值观,认为影片更多的是在怀念过去人们看电影的热情,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更多观众买票观影的想法。

显然,《一秒钟》确实引起了不少观众对影片相关话题和内容的关注与讨论,但这种传播热度并不匹配影片的核心内容,在商业角度上没能实实在在地置换成票房数据。

对于一部影片来说,票房不是评判其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但却是市场和大众对这部影片关注和接受度如何的最好体现。

作为张艺谋时隔2年回归市场的执导作品,《一秒钟》目前的结果肯定是遗憾的:上映至今已有5天,影片的累计票房尚未破亿。

不过,市场和大众并不能因为一部《一秒钟》的表现遗憾,而犹豫张艺谋接下来几部作品的市场价值,甚至开始质疑张艺谋本身的价值。毕竟,作为国内第五代导演中的代表性人物,张艺谋在不断发展迭代的国内电影市场上做出了一系列尝试,是值得充分肯定的。

以2016年的《长城》为例,张艺谋尝试着把国内电影市场与好莱坞商业市场相接轨,好莱坞级别的大场面大制作搭载了不少好莱坞一线明星。虽然影片在国内遭遇滑铁卢,但对于早晚需要出海的国产电影来说,张艺谋无疑迈出了第一步。这样的产业意义不应该被忽视。

同时,今年已到古稀的张艺谋仍然保持着相对较快的创作步伐,除了已经上映的《一秒钟》,张艺谋执导的作品还有民国谍战片《悬崖之上》和犯罪片《坚如磐石》两部待映,抗美援朝战争题材的《最冷的枪》也已立项。

尤其是,张艺谋不仅仅拥有这样有些惊人的产量,还能够在文艺片与商业片的创作之间切换自如。这样的个人实力和能力,或许在如今的国内市场上,并没有多少中生代导演、年轻导演能够达到。所以,“国师”的价值是毋庸置疑的。

此外,在这样一个高产的背后,张艺谋重新回到了类型片,在尝试更多新的创作路径,来挖掘影片的更多可能性。从这个角度来看,接下来几部张艺谋执导的作品仍是值得市场和大众保持期待的,这也是要与这一部有些遗憾的《一秒钟》分割来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