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车里藏着“一支小军队”31名白人至上组织成员计划暴动被捕

上周末,爱达荷州科达伦市中心正在举行一年一度的骄傲活动。一名目击者在一家酒店看到一群“有点像一支小军队”的人拿着盾牌爬进一辆U-Haul卡车,于是报了警。

约10分钟后,他们被当地执法部门拦截。视频显示,警察打开了卡车的后门,发现一些人像沙丁鱼一样挤在卡车后面。所有的人都穿着爱国者阵线(Patriot Front)的制服——卡其裤、海军夹克、太阳镜、帽子、手套,还有白色的巴拉克拉瓦帽遮住他们的脸。执法人员还在这辆租来的U-Haul卡车上发现了盾牌、护腿和烟雾弹。

科达伦警察局长李·怀特说:“根据这些人携带的装备、他们拥有的东西、U-Haul以及从他们身上缴获的文件,我们很清楚,他们是来闹市区暴乱的。”

被逮捕的31名男子都是白人男性,年龄从21岁到36岁不等(该组织通常不招募35岁以上的人),来自12个不同的州,其中7人来自德州,6人来自犹他州,5人来自华盛顿州。没有一个是科达伦附近的。怀特说,被捕者中包括爱国者阵线岁的领导人托马斯·瑞安·卢梭(Thomas Ryan Rousseau)。大多数被逮捕的男子的帽子上都有“与爱国者阵线组织一致”的标志,还有一些人的衣服与白人至上主义组织有关。

目前,被逮捕的31人都面临着共谋暴乱的轻罪指控。所有人在缴纳300美元保证金后都已被保释。联邦调查局表示,他们也在进行调查。如果被判犯有共谋暴乱轻罪,他们可能会被判在县监狱服刑六个月,最高罚款1000美元,或者两者兼有。

跟踪极端主义意识形态的机构称,爱国者阵线是一个白人民族主义团体,是在2017年从参加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团结右翼”集会的新纳粹组织中分离出来的。

美国大学极化和极端主义研究与创新实验室(PERIL)研究国内极端主义的辛西娅·米勒-伊德里斯(Cynthia Miller-Idriss)在接受CBS早间节目采访时表示,爱国者阵线的成员绝大多数是年轻的白人男性。“他们推广白人至上主义版本的爱国主义,扭曲、操纵和滥用爱国主义的理念,”她说。

根据反诽谤联盟(ADL)的说法,爱国者阵线年从在宣传中使用明确的反犹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语言转变为更隐蔽的偏执语言,推广一种鼓励白人至上、仇外、反犹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爱国主义”形式。反歧视运动的极端主义中心发现,爱国者阵线%的白人至上主义宣传事件负有责任。

总部设在德州的爱国者阵线是由另一个极右翼组织“美国先锋”(Vanguard America)组成的,此前该组织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举行了致命的白人至上主义集会。

在2017年8月的集会上,极右翼极端分子和反抗议者发生了暴力冲突,导致一名妇女死亡,数十人受伤。一些极右翼极端分子手持火把,戴着三K党兜帽,高喊着“犹太人不会取代我们!”

美国先锋德州分部的领导人托马斯·瑞安·卢梭在与老组织发生内部分歧后创立了爱国者阵线。

根据南方贫困法律中心(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审查的一篇Discord帖子,卢梭宣布他组建爱国者阵线,因为美国先锋“不愿达成任何表面上的妥协”,但他表示,他追求的还是同样的目标,但会以一个新品牌和名称来代表“最初的美国爱国者”。

“patriot一词本身与paternal和patriarch同根同源。它意味着对某种本质上基于血缘的东西的忠诚,”他写道。

卢梭在达拉斯郊区长大。在为他的高中报纸工作时,经常撰写评论专栏,支持保守派的话题,包括德克萨斯州有争议的校园携枪法案。在2016年大选期间,他也是川普的热心支持者。

据南方贫困法律中心称,“在卢梭的直接领导下,爱国者阵线在德克萨斯的分部是最活跃的——主要依靠传单、横幅,偶尔举行活动。当该组织冒险离开互联网时,它的活动主要是在夜深人静时进行的,基本保持匿名。”

周六在爱达荷州逮捕卢梭后,CNN联系了爱国者阵线和那些被认为与卢梭有关的人,但没有立即得到回复。

“爱国者阵线是一个白人至上主义组织,其成员坚称,他们的祖先征服了美国,并把它传给了他们而不是其他人,爱国者阵线以保护其成员欧洲祖先的种族和文化起源为幌子,为其仇恨和不容忍的意识形态辩护,”反诽谤联盟说。

“一个非洲人可能已经在美国生活、工作了几个世纪,甚至被列为美国公民,但他不是美国人。就像他自己喜欢被贴上的标签一样,他是一个在美国的非洲人,”宣言表示。“同样的规则也适用于那些不是我们民族的创始群体,或不具有贯穿我们整个文明的共同无意识的人,以及欧洲散居侨民。”

爱国者阵线在其声明中表示,其目标是推翻腐败的富豪统治,为“真正的美国人”开创一个“重生时代”。

宣言中还引用了南方联盟将军罗伯特·李(Robert E. Lee)的话:“那些被引进来取代这个国家的人口将被奴役在我们的骨灰上。”

宣言还说,美国已经“死亡”,是一具“流血的尸体”,必须彻底拆除,并被一个“新的美国民族国家”取代。

该组织的Twitter账户已被冻结,但成员们在几乎每一个地下社交媒体网站上都很活跃,他们在那里发布关于“墨西哥入侵”和其他感知到的威胁的消息。

在Telegram上,卢梭几乎每天都上传有关他的运动的视频。卢梭在今年4月发布的一段视频中说:“我已经做出了战斗的决定,我要尽我所能地战斗下去。我肩负着重任。”

爱国者联盟既隐秘,又充满着能见度。目前还不清楚该组织有多少正式成员,但爱国者阵线在Telegram上有近5000名订阅用户,在YouTube上有近1500名订阅用户。

在夏洛茨维尔的大多数白人至上主义者都不遮脸,这意味着他们很容易被认出来;许多参加活动的人报告说,由于参加活动,他们失去了工作。爱国者阵线吸取了这些教训,该组织活跃在全美各地的抗议和破坏活动中,但竭尽全力隐藏他们的身份。

当他们出现在公共场合时,他们会把脸完全遮住。他们通常以快闪的方式到达活动现场——乘坐一群没有标记的汽车或租来的卡车——然后迅速离开。成员们被要求完成分发组织宣传品的配额,比如传单和海报,他们将这些宣传品散布在各自的“区域”,并被要求为他们的作品拍摄视频或照片,然后将这些照片作为“证据”寄给卢梭。

爱国者阵线在其网站上发布了一段新闻报道的视频,视频显示纽约布鲁克林一座乔治·弗洛伊德雕像遭到破坏。

它还展示了全美各地举行的抗议和集会的视频,包括去年春天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2018年7月,爱国者阵线破坏了圣安东尼奥移民和海关执法局的一个拘留中心。

此次31人被捕,使得一些成员的真实身份得以曝光。其中一对是米沙利·巴斯特(Mishael Buster)和乔赛亚·巴斯特(Josiah Buster)兄弟,他们的父亲是马特·巴斯特(Matt Buster),巴斯特领导着一个名为“真男人教会”(Real Men’s Ministry)的教会,与前华盛顿州众议员马特·谢伊(Matt Shea)有关系,后者被同事指控在国内从事活动。

另一名被捕者贾里德·博伊斯(Jared Boyce)曾隶属于一个稍微温和的极右翼组织爱国者祈祷(Patriot Prayer),与2020年3月的反封锁运动有关。

此外,被逮捕的还有基兰·P·莫里斯(Kieran P. Morris)、加勒特·加兰德(Garret J. Garland)和米切尔·瓦格纳(Mitchell F. Wagner),根据南方贫困法律中心4月份的一份报告,他们都被该中心和活动组织列为仇恨组织的活跃成员。其中瓦格纳来自密苏里州,他被控于今年3月在圣路易斯的华盛顿大学对一幅黑人历史壁画进行毁损,被控犯有一级财产损害重罪。

美国联邦调查局前副助理局长彼得·斯特佐克周一告诉CNN:“我认为,当你看看爱国者阵线过去的行动时,它们是多种多样的。”

斯特佐克说:“他们做的很多事情都是为了树立形象——创造宣传,他们可以利用这些宣传来传播信息,招募更多的追随者。”

他说:“所以在过去,我们从他们的许多活动中看到,与其说他们是在进行暴力,不如说是在进行抗议。当然,这是仇恨言论,这是肯定的,但这是一个为形象和创造公共奇观而设计的组织。”

但斯特佐克说,这类组织总是存在一个关键问题:“是否存在一个触发点,使他们的意图从简单的抗议转向暴力?”

“我认为在美国各地肯定有很多个人的不满。现在我特别担心的是,你看到很多人——包括政治领导人和一些媒体人士——虽然嘴上说不要暴力,但仍然在宣扬这些极端主义信念,”这位前联邦调查局官员说。

原标题:《深度 I 卡车里藏着“一支小军队” 31名白人至上组织成员计划暴动被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