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佛罗伦萨的恶魔”案件存疑可能重启真凶至今依然是个谜

从1968年至1985年期间,在这17年里,有一名被称为“佛罗伦萨的恶魔”的连环杀手,在意大利托斯卡纳大区残忍杀害了16人。虽然这些罪行一直没有破获,但几名受害者的亲属现在要求进行新的调查,并声称关键证据被忽视了。

据Oxygen网站报道,这个“佛罗伦萨的恶魔”阴险地将目标对准那些在偏远地区有性行为的夫妇。凶手用伯莱塔手枪杀害了八对配偶,但一直没有被抓获。虽然近年来出现了一些嫌疑人,一些人被判有罪,但并非所有的谋杀都有嫌疑。

自那以后,这些犯罪事件成为畅销书和由西班牙男演员安东尼奥·班德拉斯(Antonio Banderas)主演的电影的灵感来源。业余侦探认为,撒旦教派或执法部门本身也参与其中。律师瓦尔特·比斯科蒂(Valter Biscotti)代表三名客户为他们的亲属寻求正义。

比斯科蒂表示:“我们正在通过新的调查来寻找真相。我们相信,旧的案件档案中有一些要素被错误地忽略了。我们想要重新审视一项线索,该线索涉及一名警方档案中从未进行过适当调查的嫌疑人,以及一封匿名信中发现的DNA。”

如上图所示:卡梅拉·德·努乔和乔瓦尼·福吉于1981年6月6日被杀,德努乔的隐私部位被刀切割过。

1968年8月21日,“佛罗伦萨的恶魔”在西格纳镇用一把.22口径的手枪枪杀了29岁的安东尼奥·洛·比安科(Antonio Lo Bianco)和他32岁的嫂子芭芭拉·洛奇(Barbara Locci)。据《大西洋月刊》报道,他们是在车里被谋杀的,当时洛奇六岁的女儿正在后座睡觉。

洛奇的丈夫斯特凡诺·梅尔(Stefano Mele)成为了头号嫌疑人。检察官成功地辩称,由于他妻子的婚外情,所以他有杀人动机。然而,在梅尔被监禁期间,另一对情侣被同一把枪杀害。

1974年9月15日,19岁的帕斯夸莱·金提克尔(Pasquale Gentilcore)和史蒂芬妮·佩蒂尼(Stefania Pettini)在他的菲亚特127车里亲热时死亡。佩蒂尼随后被捅了96刀,隐私部位被切掉。

1981年6月6日,仓库工人乔瓦尼·福吉(Giovanni Foggi)和他的未婚夫卡梅拉·德·努乔(Carmela De Nuccio)在车内亲热时被枪杀和刺伤。“佛罗伦萨的恶魔”用刀切掉了努乔的隐私部位,并把它保存了下来。

1981年10月23日,24岁的斯蒂法诺·巴尔迪(Stefano Baldi)和他的未婚夫苏珊娜·卡姆比(Susanna Cambi),以同样的方式杀害。卡姆比的隐私部位和大腿的一部分被切掉。

1982年6月19日,保罗·梅纳迪(Paolo Mainardi)和他的未婚夫安东内拉·米格里奥里尼(Antonella Migliorini)在乡村公路上发生亲密行为后被枪杀。

1983年9月19日,一个异常的现象出现了。“佛罗伦萨的恶魔”杀害了在意大利度假的德国人威廉·弗里德里希·霍斯特·迈耶(Wilhelm Friedrich Horst Meyer)和吉斯·乌维·路斯奇(Jens Uwe Rüsch),他们是在车里被杀的。

1984年7月29日,克劳迪奥·斯蒂凡纳奇(Claudio Stefanacci)和皮娅·吉尔达·罗蒂尼(Pia Gilda Rontini)被枪杀,罗蒂尼的隐私部位不见了。

1985年9月7日,吉恩·米歇尔·克拉维什维利(Jean Michel Kraveichvili)和女友纳丁·莫里奥特(Nadine Mauriot)是最后一对被“佛罗伦萨的恶魔”杀害的配偶,这对法国恋人在乡间露营时被枪杀。根据《“佛罗伦萨的恶魔”的真实故事》讲述,莫里奥特的尸体被肢解后,凶手邮寄了她的部分,并给州检察官西尔维娅·德拉·莫尼卡(Silvia Della Monica)写了一封信。

如上图所示:威廉·弗里德里希·霍斯特·迈耶和吉斯·乌维·路斯奇是唯一一对被“佛罗伦萨的恶魔”杀死的男同性恋配偶。

最近,纳丁·莫里奥特的女儿埃斯特尔·兰乔蒂(Estelle Lanciotti)请求律师比斯科蒂帮助她找到凶手。

2022年3月25日,比斯科蒂呼吁重新调查的焦点是警方的办案无能。他认为,某些嫌疑人和各种匿名信中的DNA从未被彻底分析过。

卡梅拉·德·努乔的亲属要求比斯科蒂调查一名特别的嫌疑人。1994年,一位名叫皮埃特罗·帕恰尼(Pietro Pacciani)的农民因接到匿名举报而被捕,成为犯罪嫌疑人。他最终被判犯有“佛罗伦萨的恶魔”犯下的八起谋杀案中的六起,并性侵了他的两个女儿。

帕恰尼被判终身监禁,但在1996年他的罪行被推翻。尽管意大利最高上诉法院驳回了这一裁决,但帕恰尼于1998年死于心脏病发作,享年73岁。然而,检察官认为他并不是单独作案,他和朋友马里奥·万尼(Mario Vanni)和吉安卡洛·洛蒂(Giancarlo Lotti)一起袭击了一对配偶。

虽然他们最终被判八起谋杀案中的四起有罪,但律师比斯科蒂说:“到目前为止,所有的审判都没有弄清全部真相。”虽然五名被告曾因犯罪被关进监狱,但他们最终在监禁期间被释放,因为另一桩谋杀案发生了。

如上图所示:安东尼奥·班德拉斯(左)将在根据他的书《佛罗伦萨的恶魔》改编的电影中饰演马里奥·斯贝兹(Mario Spezi),一名报道过这次屠杀的意大利记者。

比斯科蒂相信,重新打帕恰尼的案卷将使他更接近真相。这名农民以前被检察官描述为性强迫症和暴力倾向。他经常与万尼和洛蒂一起去当地的妓院,后者承认了跟四起谋杀案有关。

然而,比斯科蒂不仅在洛蒂的供词中发现了各种“不一致”的地方,还对另一位名为詹皮耶罗·维吉兰提(Giampiero Vigilanti)的嫌疑人产生了好奇。他是帕恰尼的密友,维吉兰提曾是这些谋杀案的嫌疑人。警方在20世纪80年代搜查了他的房子,发现他可能参与其中的不祥迹象。

从受害者的剪报到杀人时使用相同类型的子弹,维吉兰提的住所显示出他对谋杀的痴迷。虽然维吉兰提现在已经90岁了,但比斯科蒂和其他几位律师要求调查人员再次调查他。

至于1985年寄给州检察官莫尼卡的匿名信,发现的DNA与帕恰尼的DNA不匹配,但仍可能与维吉兰提的DNA匹配。

虽然“佛罗伦萨的恶魔”的真实身份仍然是个谜,但此案的调查部门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于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