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普普通通的手机号码却莫名被运营商归为“靓号”,还有了最低消费限制,手机“靓号”背后有着什么样的“生意经”?记者进行了调查。

广东电信用户兰晓月数年前和家人一起办理了电话加宽带的家庭套餐,她使用的是套餐中的副卡。几个月前,家人想把主副卡都转到另一位家庭成员名下,没想到这次简单的过户,却让兰晓月的号码突然“靓号加身”,还有了最低消费限制。

“工作人员告诉我,我的号码以8结尾,属于‘靓号’,除了缴纳每月的主副卡套餐费用199元以外,副卡还需要额外缴纳39元最低消费。”兰晓月说。

河南联通用户赵杰华上月将手机套餐从128元换成了58元,但随后收到的账单仍为128元。查询后才知道,自己2010年办理的尾号为“55”的号码已经被归为“靓号”,不论消费多少都得按照最低标准缴费。

使用了多年的普通号码,却在一夜之间“被靓号”,还多了最低消费限制,这样“任性”的操作让用户不能接受。

记者在几家营业厅查询发现,办理特定数字组合的“靓号”都有一定的预存话费、最低消费和承诺消费期要求。而在办理套餐时,用户被误导认为套餐合约期就是最低消费限制期,对隐藏的长期最低消费并不知情。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表示,运营商的号码都是大量购入的,一批号码中有大家争相选购的“靓号”,也有低月租、送流量都无人问津的“差号”,在转售使用权时,运营商会对“靓号”进行预存话费、月最低消费限制等规定,以平衡收支。

但付亮同时表示,这并不代表运营商的“靓号”营销行为都是合理的,比如用户获得号码时没有任何约束,使用过程中就不该突然强加最低消费限制。(据新华社)

专家表示,“靓号”的市场价值应当通过公开、透明的方式体现,而绝不是以隐藏条款、反复收费等形式给消费者带来困扰。

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表示,“靓号”收取费用具备一定合理性,但不宜长期反复收取。最关键的是,消费者在购买“靓号”服务时,其知情权和选择权必须得到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