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迪和他的圣家堂:今夜亮灯却还没完全封顶与中国公司无关

前几天在社交账号里发了个圣家堂“封顶”的照片,有人给我评论说:你放心,这个奇葩的教堂,是好几代人的“有生之年”系列。我至今还记得,在巴塞罗那蒙锥克山俯瞰城市的时候,天际线上最突兀的就是这座教堂。在米拉之家楼顶眺望圣家堂的时候,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一座座塔吊。数十年来,圣家堂各种角度的照片里,塔吊是永恒的配角。我不禁想:万一哪天它修完了,没塔吊了,可能还有点不适应呢!

这几天很多旅游的朋友都在讨论圣家堂终于封顶了,看着各种官方非官方的图,蠢蠢欲动说“等能出国了一定去看看”。

咳,现阶段是不能出境旅行,但是并不影响咱在心里先种个草嘛。所以,这一篇就简单介绍一下圣家堂的前世今生,以及郑重地辟个谣。

首先需要说明一点的是:圣家堂“封顶”并不是完全修完了,只是其中的一座塔楼封顶了。按原来的计划,应该在2026年高迪去世100周年之际完工,但这两年因为疫情,修建又耽搁了几次,但所幸还是克服了种种困难,取得了质的飞跃。圣家堂基金会也在他们的网站上喊话全球网友,号召大家一起参与塔身“亮灯”仪式。

圣家堂(Sagrada Familia)的全名为“圣家赎罪殿暨宗座圣殿(Basílica i Temple Expiatori de la Sagrada Família)”,于1882年起奠基,至今仍未完工,被戏称为世界上最著名的“烂尾楼”。欧洲的教堂动辄就修个大几百年的比比皆是,比如意大利米兰大教堂、德国科隆大教堂工期都超过了600年。当然了,这其中多少有点外国人干活“磨洋工”的原因(哎你别说,“磨洋工”这词儿用在他们建教堂上是再合适不过了)。更重要的是,修教堂的钱绝大部分都来自个人捐助,也就是最近几十年才有了门票收入。所以有点钱就修一点儿,工程进展极为缓慢。再比如,被火烧了的“巴黎圣母院”,朝西的两座钟楼原本设计是尖顶的,就像科隆大教堂那样,后来是因为实在没钱了才封顶成了平顶。

所以,圣家堂只不过才修了一百多年,跟欧洲那些大教堂比实在不值一提。可以说:流水的建筑工人,铁打的圣家堂。不是,铁打的塔吊。

我去圣家堂比较早了,2013年10月就有幸亲临。别的不记得,就记得那天雨特别大,本来预订了登塔的票,也因为下雨顶楼关闭了,没能进入到高迪的“内心世界”,就也权当是给自己将来再去留个念想吧。

顾名思义,它是一座天主教赎罪教堂。2010年,时任教皇本笃十六世还曾亲临巴塞罗那为其祝圣,册封其为“次级宗座圣殿(Minor Basilica)”。之前咱们提到过,“Basilica”这个词就指的是由教皇赋予特殊地位、具有特殊宗教含义的教堂。

若说欧洲看教堂,意大利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圣家堂的灵感就来自于一位叫“Josep Maria Bocabella”的书商去意大利游学后,大受触动,回到巴塞罗那就组织捐建教堂。起初由建筑师弗朗西斯科·德·波拉·德尔·维拉(Francisco de Paula del Villar)设计成一座哥特式教堂,1882年3月19日奠基,但一年后因意见不和散伙了。主教就请当时31岁的高迪接手设计,不幸的是,1926年6月7日,高迪去附近的小教堂做礼拜时被一辆电车撞倒,由于衣衫褴褛,被人当成流浪汉弃之不顾!一名警察把他送到附近的医院,次日才被人认出,此时病情已经恶化,10日不幸去世。两天后,他的葬礼就在圣家堂内举行,从此长眠于自己的作品中。

高迪去世时,圣家堂只完成了四分之一,由其他设计师接手。后又因1936年西班牙内战、二战等原因,教堂内部被破坏,手稿和设计图纸也缺失了,直到1954年才重启工程,如今已经是第4代建筑师。

建筑师遵循高迪的设计,教堂有3个立面和18座尖塔:三个立面分别为东侧的“诞生立面(Nativity faade)”、西侧的“受难立面(Passion faade)”和南侧的“荣耀立面(Glory faade)”;每个立面各4座尖塔,代表“十二门徒”,中间六座分别代表四本福音书作者(玛窦、圣马尔谷、路加、若望)、圣母玛利亚和耶稣基督。

而前几天封顶的塔楼,就是18座塔楼里第二高的“圣母塔”,高达120米。而代表耶稣的塔最高,顶端计划竖立一座巨型十字架,达到170米,建成后将成为世界上最高的教堂。

高迪在其作品中融入了自己对大自然的崇拜,以栩栩如生的雕像展示《圣经》中的场景,加之五颜六色的马赛克装饰;在塔楼外面又以动植物形态衬托,使得这座庞大的建筑少了几分哥特式教堂的庄严,多了几分轻巧和欢乐祥和的气氛。

我个人是很不喜欢圣家堂的,吐槽它是“一挺漂亮的哥特式教堂从上面倒了一瓶硫酸……”。但当真正站在它面前的时候,被其宏大的气势所折服,只叹其精美为世间所独有。

圣家堂大部分设计都未在高迪生前竣工,圣坛地下室建于1889-1892年,入口在西侧的 “受难立面”,于1954年开工建设,1977年主体建成。“诞生立面”建于1892-1930年,偏殿和中殿建于1978-2000年,2000年“荣耀立面”才动工。高迪规划的尖塔只完成了诞生立面和受难立面的8座开放登塔参观。

哥特式教堂外面的人物都是圣经中的故事,圣家堂也不例外,只不过高迪设计的雕像更现代化。例如“受难立面”用有棱有角的现代线条勾勒出“基督的死亡”这一主题。

入口处中间门廊下表现的是耶稣被绑在柱子上受鞭刑,柱子象征十字架,下面的三级台阶象征着耶稣死后三天复活。

很多人都忽视了外墙左侧这个“4X4”的数字矩阵,横竖对角线,是耶稣受难时的年龄。

欧洲绝大多数教堂内部都较为昏暗,这也是哥特式教堂使用长方形花窗便于采光的重要原因。圣家堂则大相径庭,设计灵感来自森林,一根根宛若高大树木的立柱撑起白色拱顶,即便是阴雨天光线也能从彩色玻璃穿进宽敞明亮的室内,仿佛上帝庇护人间。

圣家堂内部呈拉丁十字布局,共有5条通道,中殿高达45米,十字中心点有四根红色斑岩立柱支撑起高达60米的中央拱顶。主祭坛的华盖下方悬挂着宛若降临人间的耶稣。

圣家堂四周橘红色、草绿色、海蓝色的玻璃花窗让室内气氛变得轻巧活跃,仿佛身处清新的大自然中,尽管教堂内游客众多,却丝毫不觉得喧闹。

前面说了,教堂“诞生立面”建造最早,也是最能体现高迪设计理念的部分。因为高迪知道在自己有生之年教堂无法竣工,所以就建造了一个模板为后人参考。教堂的出口也在这一侧,以基督的诞生为主题,雕塑展现的是童贞玛利亚怀胎到基督成长的故事。

不知道是圣家堂成就了高迪,还是高迪成就了圣家堂。一生传奇的建筑大师,人生最后的心血都倾注在了这座教堂里,巴塞罗那也有“高迪之城”的美称。

1852年6月25日,安东尼奥·高迪(Antonio Gaudi)出生于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小城雷乌斯(Reus),父亲是锅炉工人,母亲是家庭妇女。1870年,高迪在父亲的鼓励下前往巴塞罗那就读建筑系。当时加泰罗尼亚国王刚刚签署了全面改建巴塞罗那的诏令,富豪们不差钱,差的是专业建筑师。和文艺复兴靠美第奇家族支持一样,1878年,年仅26岁的高迪结识了自己建筑生涯中最重要的朋友——银行家、慈善家尤塞比·古埃尔(Eusebi Guell)。古埃尔慧眼识英雄,硬气地喊出“预算无上限”,请高迪为自己设计了“古埃尔宫(Palau Guell)”和“古埃尔公园(Prac Guell)”。

需要说明一点的是,这两者翻译成中文一字之差,却完全不是一个地方:前者位于兰布拉大道旁的小巷里,建造于1886-1889年,是古埃尔的私人住宅;后者位于巴塞罗那市区北部的山坡上,始建于1900年,当时古埃尔买下这块荒地为的是建造一座拥有60座花园别墅的英式庄园。没想到他看高迪没走眼,投资房地产却大败而归。巴塞罗那人根本不买他的账,理由是懒得爬山。1914年古埃尔决定放弃这个项目,但他一直居住在这里直到1918年去世,整个社区也半途而废。

除去上面提到的三处,高迪共为巴塞罗那贡献了7个世界文化遗产。还包括“米拉之家(Casa Milà,1906-1912)”、“巴特罗之家(Casa Batllo,1904-1906)”、“维森斯之家(Casa Vicens,1883-1888)”,科洛尼亚奎尔教堂的地下室(Cripta de la Colònia Güell,1908-1917)。最后这一处很少有人提及,它是供圣科洛马-德塞尔韦略的人们礼拜而设计,但由于资金问题,只有地下室完成建造。加上前面提到的未完工的古埃尔公园,其实高迪的“烂尾楼”还不少呢,只不过圣家堂的名气最大吧。

这次圣家堂圣母塔封顶,一颗巨大的“星星”被吊车吊起安装在塔顶。巴塞罗那圣家堂基金会称“一颗巨大明亮的星星将改变巴塞罗那的天际线,并带来光明和希望”。这颗12角星被命名为“伯利恒之星”,以钢铁与玻璃制作,重达5.5吨,直径约7米,耗资150万欧元。

伯利恒之星来自《圣经·新约·马太福音·第二章》,两千年前耶稣降生在马厩中时,这颗星照亮了伯利恒的早晨。文艺复兴时期油画中经常展现的“三博士朝圣”也和它有关:东方三位博士们夜观星象得知犹太人的新君即将诞生,就赶往耶路撒冷前去拜见。根据星宿的指引终于在伯利恒找到了圣母玛利亚和圣婴耶稣,预言耶稣诞生地的星宿就被称为“伯利恒之星”。达芬奇和波提切利都曾绘制过这一主题。

圣家堂“诞生立面”也有这一主题:“天使报喜”雕塑下方有一颗很大的伯利星,下面是9个天使吟唱赞美诗,宣告耶稣的诞生。最下面是玛利亚从摇篮中抱起小耶稣的群雕,左侧是东方三博士来朝,右侧是一群牧羊人。

12月8日巴塞罗那当地时间晚上7:40(北京时间12月9日凌晨2:40),塔顶的星星将正式点亮,教堂中也会举行弥撒和祝福仪式,基金会网站届时将直播这一盛况。熬得动夜的朋友们可以“云”观摩一下。

这是一个传了好几年的谣言!最早是2011年愚人节的一条笑话:“中建总公司承包巴塞罗那圣家堂工程三年完工”,没想到越传越广,西班牙旅游局不得不亲自出面辟谣,修建工程仍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

关于高迪和圣家堂的故事就讲这么多,希望不久的将来我们能再次踏出国门,去巴塞罗那朝圣这一伟大建筑吧。

环球旅游达人,旅行体验师、自由撰稿人、嘉宾主持。已只身旅行过五大洲近50个国家,200余座城市。